2012年6月21日,一个居住在美国洛杉矶郊区的犹太人,对一个身处中国广州的地产富豪发起的一次突然袭击,一度让后者掌控的香港上市公司的市值,在不到2小时的时间内蒸发了130亿港元。
  这个现年40岁的犹太人,便是美国知名做空机构Citron(法语“柠檬”,中文音译为“香橼”)的创始人和唯一正式员工,Andrew Left(安德鲁.莱福特)。2001年8月至今,他已累计发布了150多份针对上市公司的负面报告,其中包括20家中国公司。而这一次,Left的对手,是中国第二大地产企业恒大地产(3333.HK)的董事局主席,许家印。现年53岁的许,于2011年位列“福布斯中国富豪榜”第六位,彼时个人财富高达人民币396.4亿元。
  虽然,仅一个交易日之后,恒大地产的股价便开始持续反弹,并在7月6日回升至接近6月20日的价位,但Left颇为得意地对本刊记者称,此前,通过“做空恒大股票”,他已经从这次事件中“赚了不少”,“我以此为生”。
  听起来,Left像极了那个传说中的、在资本市场独来独往的冷血猎杀者。不过,在“做空恒大”一周之后,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,现实中的Left,给人的却是截然不同的印象。
  在本刊记者依照Citron网站提供的联系方式发出邮件后,仅仅5分钟,Left就给出了回复,并约定了第一次采访的时间。6月 28日晚,约定时间将至,他又发来一份邮件说:“我在等你的电话。”
  “我并没有改变对恒大的判断,我现在还在收集新的材料。”Left对本刊记者称,虽然,彼时恒大股价已经企稳并展开反弹。“恒大和奇虎360(2011年11月,Citron发布报告指称‘奇虎360财务数据作假’)是完全不同的故事。我觉得,奇虎360是100%的财务欺诈,但恒大地产不是,恒大的经营业务是真实存在的。问题是,它没有尽到恰当披露的义务。对投资者来说,它在资金运作上有许多谜团仍然等待解开。”
  “所以,我不能用‘舞弊’或‘欺骗’来指责恒大。我只能说,它采用了非常激进的会计方法。”不过,他又强调说,“激进的会计方法和舞弊之间,只有一线之隔。关键是,你如何看待它的会计方法。”
  他对本刊记者断言,“作为一个公司,恒大肯定能够走出中国房地产目前的困境,但对于它的股票的估值,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”。在他看来,恒大目前最需要做的两点是:第一,让公司变得对投资者更加透明;第二,向真正的消费者而不是投机者卖房子。
  不过,Left在电话中的慷慨陈词常常会被打断,因为他需要不时地停下来照顾孩子。目前处于离婚状态的Left有4个孩子,他每天都要抽出时间来陪伴他们,包括在洛杉矶郊区的家与学校之间接送孩子等,堪称一个典型的“宅男”。
  一边是一家市值600多亿港元的上市公司的命运,一边是话筒里不时传来的孩子稚嫩的嬉戏吵闹之声,不免让人恍若隔世。
  “宅男”分析师
  2001年创办“股票柠檬”(Stocklemon)网站,并通过其发布针对上市公司的做空报告,是Left做空生涯的起点。关于网站名称的来历,Left解释称,“柠檬”(Lemon)在口语里是“有缺陷”的意思,那些有问题的股票,在他眼里就是一个个“柠檬”。6年以后,他把网站的名字更改为更加文艺也更加隐晦的法语单词“Citron”(柠檬)。


关注微信公众号"爱财税",传递专业财税知识!

欢迎转载财税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财税网 (VRCFO.com)